Durandal

邪恶混乱,有节操(很少),有底限(很低)

© Durandal
Powered by LOFTER

起承转合(ABO/澜巍夜巍大三角)< 起 >

√ A!赵云澜/O!沈巍,其余设定基于剧版

√ 老赵切开黑预警,面面从里黑到外,安定的OOC

√ 这章面面只活在台词里,就不打相关tag了x


前情提要:老赵无意间通过安在锦旗上的摄像头目睹面面搞了沈巍的全过程……

前文全文→《独占》 


起承转合

< 起 >


沈巍觉着赵云澜最近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劲——这位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的教授透过镜片打量了会儿几乎是躺在转椅里的镇魂令主——怀疑与好奇一早就有了,可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玩味以及发觉猎物时狩猎者的兴圌奋感是怎么回事?


“沈老师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赵云澜嗑完了嘴里那根橘子味的棒棒糖,看也不看就顺手把塑料梗扔进了办公桌下的废纸篓里,“不知可否用你的专业知识指点指点我?”


赵云澜刚开始对沈巍还算客气,接触几回后那副“动用一切可动用力量”的领圌导做派就原形毕露了,指示起非特调处下属的人也不带一丝含糊,所以眼下赵处圌长这般客气的姿态让沈巍顿生不好的预感。


“但说无妨。”不好的预感归不好的预感,沈巍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的优良市民身份还是要牢牢抓着的,他微微一笑,“是又有什么案子了么?”


“不是不是,要天天有案子往我们这儿转,这世道大概也快完球了。”赵云澜摆摆手,从椅子里直起了些腰板,“纯粹是我心血来潮想到个事儿,你对地星人颇为了解,你说他们也跟咱们人类一样除了男女外还有属性的划分么?”


沈巍表面上毫无波澜,“特调处想必有不少与地星人接触的机会,我只是纸上谈兵搞研究的。”他确定自己从未在赵云澜面前露过马脚,即使这人天生是Alpha的一员,“直接去问他们不是更好?”


“沈老师你可能不清楚,这地星人呢,在地上闹圌事,我们能抓但不能管,人都给管事儿的带走了,”赵云澜故作困扰地抱怨道:“这不,遇上的几个都没怎么问呢,就给黑袍使带走了。”


沈巍不确定自己是否该多嘴过问句黑袍使是谁:问了吧,唯恐让赵云澜觉得他过于积极;不问吧,似乎又不符合学者该有的探究欲。就在他明知答案为何还得装得毫不知情的两难抉择下,赵云澜解围似的开了腔,“我就这么随口一问,沈老师全当听了个傻问题吧。”


沈巍松了口气,“好,没其他事儿的话,我先……”


“等等,”赵云澜竟然难得地打破了“能坐着绝不站着”的惯例,腾的一声站起来,“有件事儿我寻思着得找机会跟你道个歉。”他说,脸上赔礼道歉式的笑容却没有足够的诚意,“就之前吧,你总跟案发现场晃悠,我这疑神疑鬼的不放心,在送给你的锦旗上装了个针圌孔摄像头。”


沈巍哑然地眨了眨眼睛,“你……”


“你先别生气,前几天我找大庆去拆了。”


沈巍刚想说“我没生气”,下一秒某个极为可怕的念头就从略凉的皮肤下渗了出来,刺得他不寒而栗:楚恕之送锦旗来有小半年了,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一次发圌情期,还在办公室里跟他弟弟搞了好几次。


等等,他是不是还当着摄像头抽出过斩魂刀?


“沈老师?”赵云澜伸手在僵住的沈巍面前晃了晃,嬉皮笑脸打趣道:“沈巍,你这是入定了?”


“不,”沈巍硬是扯出些笑意,“既然你派人摘了摄像头,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不再对我有所怀疑?”对机械一窍不通的沈老师心存侥幸地想着赵云澜不可能24小时不间断监圌视他,于是不动声色试探道。


赵云澜也不戳破沈巍的小心思,暧昧附和起来,“那是,沈老师都肯当我们的特别顾问了,我怎么还能怀疑自己人?”


沈巍局促地点点头,“嗯,我没生气,那我先走了。”他全然没了当初被拉进特调处审讯室里的从容不迫,紧张得不愿多说哪怕是一个字。


“别着急走啊,沈老师。”赵云澜手上不拦着,说的话却句句都在把沈巍的脚步往回拖,“我又不会吃了你。”他咧嘴冲正欲起身的男人笑了笑,“你看,真不好意思把你拖到了这个点,这样,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破费了,”沈巍立刻婉拒道:“我晚上还有课,先告辞了。”


赵云澜双手撑着办公桌,上半身前倾,凑到沈巍面前压低声音,像在说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今晚没有课,沈巍,骗谁呢?”


沈巍这会儿才发觉赵云澜今天的信息素抑制喷雾薄得跟没涂似的,Alpha的雪松木气味儿在周围的空气里蠢蠢欲动地摇曳,“临时换课罢了,”他掩饰一般推了推眼镜,“我何必同你说谎。”


“这可说不好,你又不是第一次骗我了。”赵云澜几乎要把鼻尖贴到Omega的脸上了,“沈巍,你看你是先交代你就是黑老哥这事儿呢?还是说说你那个傲慢到令人讨厌的弟弟?”他眯起眼睛,看着就一肚子坏水儿在晃荡,“不,等等,你要坦白的不止这两点吧?”


空气刹那间凝固成了冰。


沈巍的呼吸停了几拍,他倒错地想着也许自己呼出一口气,便立刻就会被覆上零星的白霜,但事实上并没有,一切皆为慌乱之下的妄想。


他稳住心神,向旁边跨上一步好离赵云澜远一些,“你误会了。”


赵云澜眉尖一挑,“哦?”他重新窝回到转椅里,抬手向沈巍比了个“请坐”的手势,一派好整以暇之姿,“我倒想听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之事,怎么能是误会了。”


沈巍站在那儿,坐也不是,走也不是,“你还是不信任我。”他破罐子破摔,打起了马虎眼。


“信任是建立在彼此坦诚相对的基础上的,”赵云澜不急不忙,顺着沈巍的马虎眼跟了过去,“可你现在瞒着我这么多事,让我怎么相信你?”


Omega镜片后那双眼睛飘忽了下,他回到扶手椅前,正儿八经坐下,“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老师,独子,没有兄弟姐妹。”


“行行行,普通的大学老师是吧?”赵云澜乐呵地干笑了几声,“得亏我没有删了东西,一早就料到你嘴硬,”他掰过面前的显示器,转了个角度,好让桌对面坐着的沈巍也能看得到,“既然是误会,跟我好好解释吧。”


Alpha按下播放键,屏幕中的画面赫然回到了那天盛夏的午后。


未完待续……


下章差不多就是老赵当着沈巍的面播放小视频、强行让他“自愿”掉马的羞耻普雷

评论 ( 54 )
热度 ( 917 )
TOP